正文

真学实做见成效 不忘初心献水利

[发布日期:2017年7月5日] / [作者:张世凌]

康公村扶贫纪实

    2016年,我受局党委的安排到德格县龚垭乡康公村任第一书记,开展精准扶贫工作。听到这个消息时,心里忐忑不安,农村工作还好,好歹我也在农村生活了10来年,没有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路嘛,可以摸索着干,但是藏区农村,对我来说却完全是陌生的世界,我对它的认知全部来自耳闻!随后我参加了驻村干部培训班,知道了村上扶贫工作该怎么入手,这下心里面稍稍的有点底。但是,到乡上大概了解了康公村情况后傻眼了,培训班说的要开发村上的农副产品、要网购,我们村只有青稞、土豆,都只是仅仅够吃,没有富裕的,更别提拿出来卖了;牦牛倒是有一些,但是村民不卖,他们信佛,不杀生;培训班还说可以通过技能培训,可贫困户基本上都是老弱病残,自身劳动力都不足。哎,愁啊!不过既然到了这里就没有退路了,先进行实地摸底,再谈扶贫工作吧。今年德格县有26个脱贫村,康公村是龚垭乡唯一一个脱贫村,全村有3个村民小组(康公组,岩乌组,龚西组),162户595人,其中精准扶贫47户147人,散布在5个山头上。全村有耕地435亩,退耕还林342.59亩,人均耕地面积不足一亩,属半农半牧区。47户贫困户有33户整户纳入低保、有3户五保。通过村上的危房登记、入户道路测绘等项目结合日常的入户走访,我熟悉了全村的地形、房屋、人口情况,对全村的贫困户情况了如指掌,为随后开展扶贫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除了了解村上的情况外,我还深入了解了扶贫的相关政策,先说户脱贫的标准“一超六有”,“一超”是指人均收入稳定超过国家标准(这个标准每年都在增加,16年是3100元)且吃穿不愁;“六有”是指:有义务教育保障,即6~15岁适龄人员,必须读书;有基本医疗保障,即每个人都必须购买医疗保险;有住房安全保障;有安全饮用水;有生活用电;有广播电视。再说“村退出”,四川“村退出”的标准是“一低五有”:“一低”就是贫困发生率低于3%,这一指标德格县要求是0%;“五有”就是有村集体经济,即村上必须有经过工商注册的集体经济;有通村硬化路,即村级活动室有硬化路通道县级以上道路;有通讯网络,即村上任一地点可以通电话;有卫生室、有文化室(并达到一定的面积标准和设备要求)。熟悉了情况,了解了目标,接着制定康公村脱贫规划,这下我的心里踏实了,看到了完成任务的希望,我相信只需要真学实作、对标补差,年底一定能够完成脱贫目标!

    巴拥老太太,一个淳朴的、乐观的老太太,现年90岁,在一个60平米的牲口圈里隔了一间10平米左右的小屋里生活,昏暗、污秽、恶臭,简单的几片木板撑起了一个床,2套漆黑的藏装、1床被子,一袋糌粑,几个锅碗瓢盆就是全部的家当,长期陪在她身边的居然是头老羊!我问她缺什么的时候,她却说,现在挺好的,啥都不缺,听得我心酸。老太太的情况显然不符合住上好房子、过上好日子的标准,如果仅仅把8000元房屋改造的钱给她,估计她也没有改善生活条件的能力。我跟乡党委周书记一合计,干脆乡上帮她改善好了。乡上男同胞全体出力,先是隔出一个单独的房间(与牲口圈完全隔离),然后进行内装修:平地基、铺地板、吊顶、布线,再购置生活用具:买铁炉、床、箱柜、藏装、被子、酥油、糌粑,再把锅盖、电视买来调试好,一个温馨、现代的一居室呈现在我们面前。老太太非常激动,举起两只大拇指一个劲的说:“卡卓,卡卓”。卡卓的意思就是谢谢,这也是我学会的第一个藏语。每次下村,村民都要很热情的款待,虽然不能吃到嘴,但是卡卓也成为了我的下村常用语。扯远了,还是说回巴拥老太太,自从住进新房后,老太太高兴地给我们说,现在这样好的条件,要是再年轻几十岁就好了。

    2016年5月29日,一个平常的日子,凌晨5点,一阵急促的铃声吵醒了周书记,朦朦胧胧的拿起电话一听,瞬间惊醒——康公村康公组根秋夏家突发大火,请求乡上支援。等乡上的救援人员赶到现场时,现场一片狼藉,由于夜晚山上水少、风大、人少,房子被烧得只剩下残垣断壁,根秋夏家人在抢救财物时还烧伤两人,抢救出来的财物寥寥无几。看着一夜未眠,在晨风中瑟瑟发抖的一家人,所有的人都心情沉重。大灾无情人有情,在根秋夏一家人茫然不知所措的时候,党的关怀及时到来,乡党委和我们村支部一商量,达成一致意见——立即解决根秋夏一家的衣食住行问题。山上嘎甲家刚搬到新家去,先借住在他们家,住的问题临时得到解决;再由乡上出资在周围的村民家买了酥油、糌粑,解决吃的问题;衣服他们自己抢了一些出来,村上还有朋友、同事捐的旧衣物,正好可以救救急;烧伤人员立即安排进县医院检查(经检查根秋夏轻伤,处理一下即可出院,扎西拥措中度烧伤,需住院治疗)。临时住处找到了、温饱暂时解决了,新修房子需要10多万,再加上女儿还在住院治疗,这些费用怎么办?根秋夏满脸愁容,一夜之间老了许多。一方有难八方支援,无数人的爱心汇成涓涓细流,源源不断的滋润着根秋夏受伤的心,龚垭乡的包乡单位是县政府办,他们自发捐资6000余元,乡政府发动全乡干部捐资5000余元,县上各个部门捐资几百到一千不等,民政也下发了帐篷、粮食、衣物等物资,都江堰管理局作为援建单位,发动全局职工捐款14000余元,孙小铭局长还亲自带队,慰问了根秋夏一家。在大家的关心与支持下,根秋夏家在2016年底,初步完成了新房建设,并恢复了正常的生产和生活。对党和国家以及关心他的干部群众感激之情溢于言表,他说是党和政府给了他新生,是广大的干部群众给了他继续生活的动力和勇气,谢谢大家,谢谢。

    康公村落后的主要原因是道路状况差,村民出行不便,生产、生活物资都只能肩扛手提,效率极其低下。在2016年初,开车只能到康公山脚下,要上山入户只能骑摩托车,山路越走越窄,最后2~3公里摩托车也过不了,只能步行。记得第一次下村后,回来就给局劳人科母科长打了电话:母科长,我的意外保险要快点买了(省上明文规定,驻村干部派出单位必须为派驻干部购买人身意外保险),我这儿下村,天天山路上骑摩托车,危险系数有点高哦!一句话,道路交通落后的状况不改变,村民的生活不会改善。为此政府投资1700余万元,完成了14km通村道路建设,让汽车能够开到村里面,但也仅仅是到村的一个聚居地,这还不够!为了将路修到每户门前,县上又投资了21万修建了联户路,还有个别偏远的住户,没有条件修建硬化路,村上只好结合安全用水工程管路的敷设施工,由挖掘机挖出一条1~2米左右的土路,保证了每个村民都可以骑摩托到达自己房屋。我这里说的摩托车可以到达是说的本地村民,不熟悉路况,技术不过硬的,步行才是最安全的选择。

    没有通电,信息闭塞,村民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文化生活一片空白,是村民贫穷的另外一个原因,大家可以想象,生活在这样一个蔽塞的环境中,仅仅能够维持温饱而已,如何能够脱贫奔康!2016年10月,在县、乡两级领导的关怀下,在全村干部群众以及供电所的努力下,康公村终于通电了!大喜事啊,我想村民应该是欢声一片啊,谁知入户一看,村民们竟是喜忧参半。电是通了,但户内只有一盏灯、一个五孔插座,每户的户型不同,使用情况不一样,必须要改线,不然根本无法满足家庭的基本使用。跟当地供电所联系后被告知:改线可以,给钱!村民的经济条件本来就不好,这根本就不可能。怎么办?我跟乡党委周书记商量了一下,干脆由乡上来完成这个工作,由于我大学的专业是电气技术,在单位工作的时候又长期接触电气线路的建设维护,就由我带领双语的包村干部来完成这项工作。带着买好的线材、工具、辅材,我跟包村干部一起走村入户,只要有需要的,就由我们来完成线路改造。看到村民一个个满意的样子,我这个无证电工,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。电接通了以后,为确保每户都能看上电视,县上给每户发放了一台电视、一台路路通卫星电视接收器。问题又来了,村民电都没有用过,更不要说电器设备,不要说卫星电视接收器的安装调试了,就是电视遥控板怎么用,都需要手把手的教。驻村工作组立即联系县广播电视局解决,但县广播电视局人员少,加之有需求的乡镇多,根本不能及时解决。算了,还是我们自己解决!还好我有之前改线路的经验,一家一户来嘛。我们先在县广播电视局接受了简单的安装调试培训,然后就带上包村干部下村服务了,经过一周的辛苦工作,圆满的完成了安装调试任务。现在的康公村每户都用上了电,看上了电视节目,有了了解外面世界的新窗口,极大的丰富了农闲生活,村民脸上都露出了满意的笑容。

    康公村的工作离不开水利厅的领导、离不开管理局的大力支持、离不开管理局全体职工的热心帮助,在过去的一年里,厅长胡云、副厅长李勇蔺、机关党委书记赵斌多次到康公村调研、督导扶贫工作,关心第一书记的工作生活情况;四川省都江堰管理局也为康公村的脱贫工作做出了重大贡献,2016年先后派出2批共13人次对康公村进行实地调研,与乡村两级干部共同研究制定脱贫方案。在得知部分村民有就读高校而导致家庭经济陷入困窘时,都江堰管理局成立了8000元/年的助学基金;在村民根秋夏家遭受火灾后,捐献了1.45万元爱心款;为村集体经济援助15万元;为修建村民活动室援助10万元;为牦奶牛场援助瓶子、商标1.5万元;在“走基层、送温暖”活动中共送出棉被、棉衣100余件,旧衣物、鞋300余件,书籍300余册。

    2016年底,在省水利厅,州、县、乡、村各级的共同努力,康公村通过了各级的脱贫验收,圆满的完成了脱贫任务。此时的我心情激动,久久难以平静:熬跟守夜录扶贫系统、全乡动员编制扶贫资料、爬坡上坎走村入户、摸家底算收入、改电线、电视信号线路调试、绘制村民分布图、修养猪场、修牦奶牛养殖场、修路搭桥加建房、捡垃圾、处理山体滑坡……一年辛苦工作的场景一一从眼前掠过,完成了,终于完成了,一股浓浓的满足感充斥在心头,一段珍贵的人生经历永久的留在了我的心中。

    对我而言,扶贫暂时告一个段落,事实告诉我真学实作,确实是干事业的好方法,现在的我回到了阔别一年的水利事业之中,我将用自己微薄的力量,不忘初心献身水利事业。

 

张世凌

2017.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