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

下狠劲 誓啃治水“硬骨头”——沱江流域水污染防治攻坚观察

[发布日期:2018年3月26日]

    “建议增设压滤机,整改达标后才能恢复生产!”3月13日10时许,因生产废水不能完全回收利用、存在直排沱江的风险,资阳市雁江区南津镇湖广村的同兴砂石公司三友作业组被岷、沱江流域水污染防治强化督查组资阳组工作人员“逮”个正着。
 
  “保证一周内整改到位。”作业组现场负责人连连表态。事实上,自3月1日我省启动岷、沱江流域水污染防治强化督查行动以来,这般真刀真枪的监督检查,几乎每天都在进行。
 
  1
 
  治水新行动
 
  启动强化督查,成立沱江流域环境研究所
 
  当天,记者跟随督查组来到同兴砂石公司三友作业组采砂加工现场,现场正停产整改。该作业点紧邻沱江,厂房整洁,看起来很“规范”,但督查组人员依然循着蛛丝马迹“揪”出了问题。
 
  “这是我们第二次来这里。”资阳督查组组长罗学江告诉记者,该作业组是督查组前期反馈了环境问题的点位,环评批复的洗砂废水处理方案为全部回用不外排,实际上他们年开采量达6万立方米,现有设施根本无法满足污水处理需要。
 
  去年中央环保督察组来川反馈意见时指出,岷、沱江等流域水污染防治问题突出,水环境质量下降明显。为此,我省按照“自查自纠、见责见人、定时定量、清单管理”的基本原则,对岷、沱江流域开展为期两个月的水污染防治强化督查。
 
  省环保厅水环境管理处处长芮永峰告诉记者,本次强化督查范围以岷、沱江主要干、支流流经城市和污染源集中区域为主,包括阿坝、成都、自贡、泸州、德阳、内江、乐山、眉山、资阳等9市(州),并根据实际情况,重点强化督查成都府河、眉山毛河、乐山茫溪河等9条岷江重点小流域和成都毗河、德阳石亭江、资阳九曲河等13条沱江重点小流域。重点任务包括中央和省级环保督察涉水类整改事项落实情况、水污染防治重要决策部署落实情况、河长制等重点工作落实情况、工业企业环境管理情况、县级以上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情况等11个方面。其间,共安排4轮次不间断强化督查,每轮次持续半个月。
 
  “督查实行节假日不休、夜查暗查相结合模式,坚持第一时间到位、第一时间反馈。”省环境监察执法局副局长谭刚表示,对于掌握的环境违法线索,按照“不打招呼、不发通知、直奔现场”的方式迅速出击,坚决扭住问题线索不放,对发现的问题及时移交属地政府依法依规处理。
 
  在四川的大江大河中,污染最重的是沱江。如何啃下这块“硬骨头”?
 
  记者了解到,我省已成立沱江流域环境研究所,对沱江水污染防治把脉问诊。今年6月底,还将建立沱江流域水环境预警预报体系,年底前实现水质监测断面自动监测信息全覆盖。
 
  2
 
  治水新手段
 
  快速监测试剂,5分钟让超标水“现形”
 
  3月13日下午2点,督查组一行来到资阳市雁江区堪嘉镇乡镇污水处理厂,这是雁江区已建成投运的唯一一家乡镇污水处理厂。2017年省级环保督察期间,督察组曾对该污水处理厂进行的环境检测显示,其氨氮排放浓度超标4.66倍,化学需氧量超标0.7倍,总磷排放浓度超标6.15倍。随后,该污水处理厂按要求进行了净水工艺升级改造。
 
  改造效果如何?出水水质是否达标?督查组人员来到污水排放口前,拿出三个试管大小的透明试剂。“这是我们首次使用的快速监测试剂。”谭刚解释说,以前现场检查时,督查组人员基本靠眼睛看、鼻子闻、手触摸等传统方式判断水质是否超标,“现在靠这三个试剂,5分钟就能准确检测出污水里氨氮、总磷和化学需氧量的浓度”。
 
  督查组人员用采水设备舀起一瓶污水,分别注入三个试剂,分别对应检测氨氮、总磷和化学需氧量的浓度。“试剂会根据浓度的不同呈现不同颜色,通过浓度对比图,得出污水是否超标的结论。”罗学江说。
 
  污水处理厂负责人在一旁目不转睛盯着试剂颜色的变化。5分钟后,化学需氧量检测结果出炉:基本达标。不过,氨氮和总磷排放浓度两项数据却让该负责人眉头紧锁——不到5分钟,检测数据已超过最高限值。“氨氮和总磷都严重超标,这就是常说的‘爆表’。”谭刚说。
 
  有了准确的检测数据,督查组很快指出问题:污水收集管网不完善,污水收集率较低,生化曝气池内活性污泥少,导致氧化处理效果差,人工湿地的处理效果也欠佳。“我们马上整改,争取早日达标。”堪嘉镇党委书记曹汉波表示。
 
  在督查组人员看来,快速监测试剂的最大优势是快速锁定污染源,稍显不足的是,目前检测尚不能做到数据精准。“如果出现数据疑似超标的情况,我们会立即通知监测组人员赶到现场采样,而不需要监测人员全程跟随,大大提高了检查效率。”快速监测试剂在本次强化督查中的使用,极大震慑了排污企业。“下一步,快速监测试剂考虑在全省范围内使用,让更多违法排污行为无所遁形,让污染物现场‘开口说话’,有力锁定点位证据。”芮永峰说。
 
  3
 
  治水新发现
 
  问题率超6成,乡镇污水处理成最大短板
 
  截至3月13日,本次督查共检查点位557个,277个点位存在问题,督查点位发现问题率49.73%。
 
  “乡镇生活污水污染问题最突出,现场检查点位118个,问题点位73个,问题率61.86%。”芮永峰说,各地乡镇污水处理厂建设率较低,大量生活污水未经收集处理直排河流。如眉山仁寿县60个乡镇,仅5个乡镇建有污水处理设施;德阳绵竹市绵远河及石亭江流域涉及21个乡镇,仅7个乡镇建有污水处理厂;内江督查组抽查的大部分乡镇,均未建设污水处理设施和收集管网。
 
  从督查组的反馈看,不少乡镇即使建有污水处理设施,也存在处理能力不足问题,原因是污染物总量急剧增多,现有污水处理设施超负荷运行。如成都郫都区三道堰镇污水处理厂,设计处理能力3000立方米/天,实际进水达到10000立方米/天。污水处理厂运行管理也不规范。督查组在泸州督查发现,泸县方洞镇污水处理厂进水管网损坏,大部分污水溢流直排濑溪河。“从全省看,建成后没有好好维护,让污水处理厂‘晒太阳’的案例不在少数。”谭刚说。
 
  “散乱污”企业及养殖屠宰污染整治不到位,是另一个普遍问题。各路督查组现场检查“散乱污”企业51家,问题企业19家,问题率37.25%;抽查的9个养殖屠宰点位均存在环境问题。部分地区还存在“散乱污”企业关停不彻底现象。
 
  今年是我省环境问题整改年。本次督查的39个中央和省级环保督察点位中,13个点位存在问题,问题率33.33%。部分中央和省级环保督察问题整改不彻底,污染问题仍然存在,如内江市中央环保督察信访件“资中县鱼溪镇餐厨废水污染问题”和“重龙镇养殖废水污染问题”。个别企业存在超标排污、在线造假、偷排漏排等违法现象。如都江堰市利尔化学,将在线采样管插入水样杯中,涉嫌数据造假;资阳市品松食品有限公司,废水进入沉淀池后,企业通过暗管将废水偷排到外环境。
 
  “督查必须真刀真枪持续发力!”省环保厅相关负责人表示,希望通过为期两个月的水污染防治强化督查,压紧压实各地环保责任,补齐各类环境短板,不断倒逼问题整改清单落地落实,推动沱江流域水环境质量持续改善,打赢沱江污染防治攻坚战。
 
  强化督查“七个一”抓手
 
  一张当地水系图(园区、水源地、污水处理厂)
 
  一张中央和省级环保督察整改情况表
 
  一份水污染防治工作开展情况
 
  一份出入境断面水质监测数据表
 
  一份涉水重点排污单位名单
 
  一份“散乱污”企业整治名单
 
  一份沿河排污口整治名单
 
  编后
 
  水环境关系到百姓的饮水安全,也关系到全省的生态安全。打好碧水保卫战,既要抓全面,又要抓重点,紧盯硬骨头攻坚克难。
 
  可喜的是,四川不断探索沱江治理的新手段,不但督查整改落到实处,新的监测试剂已展现威力并将全省推广,沱江流域环境研究所将专题攻关……各类规划和正在实施的攻坚行动,让我们看到了四川强力扭转沱江流域严重污染态势的决心。希望各相关部门和地方政府乘势而上,与当地群众一道攻坚克难,打好沱江治理翻身仗。
 
摘自:四川省人民政府网
原文:http://www.sc.gov.cn/10462/12771/2018/3/23/10447541.shtml